当前位置:主页 > 媒体新闻 >

曝本山传媒大股东变更 影视基地多名高官照消失

发布日期:2017-11-19 10:13   来源:网络整理

赵本山(资料图)

华商报1月20日报道辽宁铁岭开原市东北约50公里,莲花镇莲花村南沟。穿过这个又名铁嘴沟的小山村,沿崎岖山路向东南步行500米,即可看到山前矮坡上,十余株松树围簇了一块墓地。七八座乱坟间,两尊同立于1996年的墓碑上,刻有“曾祖父赵子章、曾祖母赵王氏”、“祖父赵忠福、祖母赵王氏”,立碑人是“贤孙赵本山”。

晚辈赵本山

给长辈的红包由两三千变一千

2014年8月10日,农历七月十五,中元节,北方农村俗称“鬼节”。赵本山再次回乡祭祖,这是他一年里第二次回到家乡。上一次,是在4月6日,清明节次日。

和往年不同,赵本山此行显得极为低调,只两辆车,随员8名。

67岁的赵本山堂叔赵德发向华商报记者忆及这次不同寻常的祭祖:“车没有进村,停在后山的大路上。”

按照惯例,每位在世族长都可以领到数目不菲的礼金。赵德发说,过去每年长辈们领到手的红包多则三千,少则两千。这一次,赵德发和其他赵家长辈们领到的是各1000元。更让赵德发意外的是,陪同的赵本山上坟的,除了他的助理和几名弟子,还有一位南方口音的“大师”。

在当地的风俗中,除了故人下葬时需要看风水定方位,每年例行祭祖时很少见到风水先生的身影,除非“子孙中有人遇到了麻烦,需要看祖坟附近是否有所妨碍,需要收拾”。

似有预见,与此次祭祖相隔仅2个月,赵本山因“连续缺席文艺座谈会”陷入舆论风暴。

和赵德发一起亲历这次祭祖的,还有他的哥哥、赵本山的盲人二叔,今年68岁的赵德明。在赵本山极其贫困、孤苦的童年里,赵德明曾是他唯一可以依靠的亲人。在赵德明的启蒙下,赵本山学会了日后赖以为生的二胡、笛子、三弦和入门级二人转“大观灯”。

3年前,赵本山将二叔赵德明接入开原市养老院,住进了每个月收费1300元的护理区。

赵德明对“大师”当天的祝祷仪式和断语颇觉不以为然。在赵家的祖坟中,赵本山没有给自己的父母立碑。关于这个令人费解的举动,赵本山曾对二叔赵德明解释说:自己不信这个。但赵德明认为,“这兴许也是听了哪位大师的话”。

2015年1月15日,赵德明在开原市养老院给华商报记者说,其实大师很多地方说得不准,那些话都是骗本山钱的,当不得真。“我也不好给本山说什么。他信,就随他高兴吧。”

艺人赵本山

初小肄业却是辽宁大学二人转教授

除了二叔赵德明,赵本山的艺术启蒙老师还有曾任教于莲花小学的郑奇。

已于2009年去世的郑奇毕业于沈阳第一师范。上个世纪70年代下放莲花乡,担任小学语文老师。这一时期,赵本山在莲花小学就读。赵本山称,自己读书不多,但是在他前半生中,对他影响最大的是郑奇老师。郑在该校教语文,也教艺术课,当年学校成立文艺宣传队,郑奇编排节目,“我在宣传队中演小话剧,从小学一直演到今天。他是对我帮助很大的一位老师。”

赵本山在此就读时,莲花小学是一所“初小”,小学至初中共8个年级,每个年级只有1个班。赵本山只读到7年级就被选入公社宣传队。

赵本山的初中同学、干弟李兴华回忆,赵本山读书时并不用功,擅长逗乐。李兴华清晰记得一个细节:在相互介绍时,赵本山自称“娘死爹远走,我的生活不如狗。”

赵本山母亲在其5岁时去世,父亲赵德仁因和村干部打斗,被逼远走北大荒。赵本山与爷爷、堂叔共同居住在三间祖屋。

据李兴华回忆,自己曾看见赵本山从田鼠洞里掏粮果腹。赵的二叔赵德明告诉华商报记者,赵本山小时最多的心思用在了寻找食物,包括捉青蛙、田鼠,也曾因偷掰玉米回来烤着吃被自己训斥。赵德明说赵本山在莲花小学读书时“不学好”,不爱读书。往往课本发到手里没几天就丢了,放学时把书包带拴在腰间,拖在雪地里,“PIAPIA地小跑”,以此取乐。

在莲花小学,赵本山的文艺天分被发现,进入公社宣传队,不久被调入西丰县剧团,最终得以进入铁岭民间艺术团。这一时期,赵本山开始变得勤奋好学。

赵本山的老友侯英武告诉华商报记者,1982年,自己在铁岭群众艺术馆工作时曾见赵本山在演出之余经常来借书。有一本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《论演员的自我修养》。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是前苏联重要的戏剧大师、戏剧表演理论家,他的一整套戏剧教学和表演体系,被称为“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”,是世界三大表演体系之一。很难考证,1982年,只有初小肄业文化程度的赵本山能否读懂斯坦尼斯拉夫斯基,但这无疑是赵本山勤奋好学的一个佐证。据接近赵本山的多位铁岭民艺同事证实,赵文化程度不高,但阅读广泛,涉及佛、道、古典名著与哲学。



上一篇:神州泰岳现“创业板最贵离婚” 媒体尽显八卦本色
下一篇:成龙因拥抱宋祖英被媒体关注 炮轰媒体扭曲事实